猪油拌粉

♡*

请问是有哪位神仙推了我的文吗🕺🏻怎么突然多了赞呀 有可爱的小姐妹可以告诉我吗

【杰芙】大哥,买房吗?


魔幻现实主义文学


--1--



--2--



陆定昊第一百次确认自己并不是被生活的重锤锤出幻想症第两百次确认董又霖不是撞车时把自己脑袋撞坏第三百次确认董又霖说的的确确是真话,甚至企图像咬钻石那样咬一下这几张黑卡看看是不是真的,末了还冲出星巴克跑到对面彩票站买了一串号码并把今天设为世界陆定昊幸运日,以后每年的今天都得喜迎佳节举国欢庆。



直到董又霖诚邀陆定昊坐上他的玛莎拉蒂让陆定昊带他看看房子时陆定昊才有实感——诚邀这个动词是陆定昊添油加醋形容的,实际上董又霖只是随口一问,就被陆定昊一个“好”字砸进驾驶座。



陆定昊坐在玛莎拉蒂副驾驶座位上激动得犹如第一次出嫁坐在八人抬大花轿里的新娘子,摸摸座椅碰碰车窗手机蓝牙连接车内音响激情昂扬播放随风奔跑自由是方向迎接雷和闪电的力量。陆定昊不忘拿出手机。



“喂,妈,我今天坐上一辆玛莎拉蒂!你叫妹妹来听电话。”


“喂,妹妹啊,你哥今天坐了一辆玛莎拉蒂,不敢想象啊!”


“喂,小林,我跟你说,我今天坐了一辆玛莎拉蒂。”



陆定昊恨不得把通讯录里每一个好友都拉出来建个群开个群聊语音,让全村鸡鸭鹅狗猫都来看看都来听听,陆家美男子定昊不仅接了个大单还坐上了豪车,这相当于距离抓住马云脚后跟只有一步之遥。



董又霖内心觉得这人好笑又可爱,还降下车窗踩大油门让陆定昊感受一下什么叫速度七十迈心情是自由自在。陆定昊赶紧拿出手机点开抖音给自己配上一段吹啊吹啊我的骄傲放纵。



董又霖让陆定昊每天都带他去看房子,他才能考虑得仔细点。陆定昊想着自己每天都能把屁股粘在豪车座位上当然可以荣幸至极,然而第二天陆定昊站在公司楼下等董又霖时发现迎接他的是一辆黄不拉几的共享单车。董又霖积极响应世界卫生环境组织的号召,绿色出行健康出行保护地球人人有责,放弃豪车重拾单车才是董又霖的使命啊。



陆定昊差点没跟他急眼。



上海太大了。陆定昊只能单车转地铁转单车活像个上海旅游局派出的当地导游就差举着小旗子带着董又霖走街串巷,拉着董又霖去当地人才知道的美食街吃香喝辣,再带去看房子时又恢复了他该有的职业素养,房子的地段风水格局都给董又霖解释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董又霖每次看完都只是傻呵呵点头也不说喜欢不喜欢就拉着陆定昊走一圈后又去街头巷尾胡吃海喝。陆定昊好几次都想问他到底是不是真想买房时看到董又霖又被灌汤包滋一脸汤后把疑问扔进黄浦江,一边掏出纸巾往董又霖脸上乱糊一边问董又霖是不是白痴啊,董又霖又傻呵呵地笑得像个温顺的小媳妇。



晚饭加宵夜都吃完后陆定昊像个从农民家里搜刮粮食出来的地主一样打着嗝走进地铁站。时间不算早了,他俩走进最后一节车厢时刚好空出一个空位,董又霖赶紧招手让陆定昊坐下休息会。陆定昊平时不怎么运动,这几天走的路比他前二十几年走过的路都多,微信步数稳居第一,点开排行榜就能看到他的自拍。他坐在座位上掏出耳机听歌,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董又霖站在他面前看着他睡得像只死猪——唯一不同是死猪不会睡着睡着头往下掉——只觉得可爱得紧。他想起不知道在哪个音乐软件哪首歌的评论下看到文艺青年们慷慨激昂地说你带着耳机听着睡觉的那首歌一定是最能触碰你内心最柔软的地方的歌。他又想起之前在台湾看周杰伦演唱会时周杰伦唱了新歌的歌词。



“你耳机听什么 能不能告诉我”



董又霖低头看着陆定昊,有种情愫从他的脚后跟一直蔓延到他的大脑渗进他血液里,他鬼使神差地俯下身子靠近陆定昊,摘下他一边耳机塞进自己耳朵,歌声同时传进他们两人的耳朵里——



“像一棵海草海草海草海草 随波飘摇 海草海草海草海草 浪花里舞蹈”



董又霖:“……”



董又霖不知道这是什么歌,但他还是决定回家后把那条音乐软件里的评论找出来并点击举报,举报理由是传播谣言。



董又霖还不知道的是,陆定昊在听的上一首歌是《爱你》。







董又霖最终还是看中了一套房子,按陆定昊的话来说这套房子是他上辈子这辈子下辈子做梦也想住进来的,位居市中心步行即可到达地铁站满足董又霖的环保意识,还带游泳池,董又霖想把什么玛莎拉蒂什么保时捷什么共享单车停在游泳池里都没人拦着他。董又霖很满意,陆定昊也很满意。



个屁。



陆定昊一点也不满意。他觉得自己变了,以往恨不得顾客赶紧确认买房签合同收佣金,现在他却希望自己可以慢点签成这张单,慢一点,再慢一点,董又霖签完合同就再也不用和他联系的日子来得再慢一点。他觉得和董又霖一起踩单车赶地铁吃小吃摊的日子怎么能那么幸福,他每时每刻都觉得自己像住在粉红屋子里的青春期少女,粉色的墙粉色家具粉色摆设粉色挂饰粉色火烈鸟独角兽玫瑰花一应俱全。可现在该死的命运化身为王母娘娘把他这位织女和那位他单相思的牛郎一簪子划出一道用钱铺成的银河,粉色屋子摇摇欲坠到倒塌,空剩他一个人留在支离破碎的毛坯房。



董又霖并不知道陆定昊心里那些绕绕弯弯,却看得出来陆定昊这几天并不开心,不带他坐地铁带他坐跑车他都开心不起来,给他买新的保温杯帮他屯了一箱黑芝麻糊也还是开心不起来。董又霖郁闷,他不知道该怎么做,但他又好像知道该怎么做。



签合同的日子还是来了,陆定昊脸黑得像军训时的大一新生,拿着一摞合同放在董又霖面前,眼眶红红地看着董又霖,仿佛董又霖签的不是房产合同而是生死状。



“签字画押,一切就结束了。”



陆定昊说。他不知道自己说的结束是签合同这件事结束了还是他俩就此结束了。但他觉得自己能说出这话特别酷,像古装剧里一声令下斩立决的一品官员,但判的死刑却是判给自己。



董又霖搬来一张椅子放在自己旁边,拍拍椅子示意陆定昊快坐下。



“干嘛,你坐着签就好了,关我什么事。”



“陆定昊,你不坐下来签你自己的名字画你自己的押吗?”



?????



“愣着干嘛,不打算和我住大房子吗?”



???????



董又霖看着陆定昊那傻样自己也跟着傻乐呵。



“陆定昊,我想以后跟你一起过每一年的世界陆定昊幸运日,可以吗?”



陆定昊:“……”



陆定昊:“喂你好,妖二灵吗,有一个臆想症患者陆定昊和一个精神病患者董又霖从医院里跑出来了,麻烦来抓一下吧。”














医院接线员:“先生,怎么听你的语气好像很开心啊?”



end








一点点的话想说
你明天就回上海了 好像一切都要戛然而止 很抱歉认识你认识得太晚了 也很抱歉参与你和小董的故事参加得太晚
有一首歌叫《故事未完》



“我却信爱有很多的伏线
我们能碰上缘分也许未完”



【杰芙】大哥,买房吗?


魔幻现实主义文学


--1--



陆定昊硬是把手里装着芝麻糊的保温杯拿出了星巴克超大杯冰摩卡的气势,咧开嘴迈开腿想象自己是李宣美地走进上海郊区的办公大楼。



然而这位表面光鲜实际蚂蚁花呗都还不起自称上海本土最帅房地产的男销售员已经连续两个月没卖出一套房子,业绩稳坐全公司倒数第一,很难再有下降空间。距离第三个月的结算日还有一星期,他再卖不出去房子就得去东方明珠塔附近当街卖艺不卖身。



他感叹自己真是有着一颗高配顾里的心却把自己活得像低配林萧,但实际上他只是南湘附体,席城,又名为生活,把他引以为傲的小脸按在地上摩擦家暴。



本命运多舛的蛇蝎美人南湘也想拥有个有钱的闺蜜啊。陆定昊坐在办公室看着蓝天绿草的电脑屏幕空想,打开微信通讯录滑了一下好友,算了,自己只有唐宛如一样的猪朋狗友罢,童话里都是骗人的,郭敬明得还他小时代三部电影票的钱来补偿他。



喝口82年的陈年芝麻糊醒醒神吧,陆定昊一巴掌抽醒自己,有这时间意淫小时代还不如用这时间想想午饭去两条街后小巷子里的沙县是吃拌面还是吃馄饨,用支付宝支付还能免三毛一的奖励金。



在陆定昊在上海街头派着传单第八百次喊出“不是上海房价太贵,是你心里没给上海房子留地位”遭拒后他终于迎来下班时间,揣着保温杯急匆匆过马路赶地铁。哪知大富大贵没他份,小灾小祸老找上他的门,一辆单车呼呼朝陆定昊直撞来,他手一飞,保温杯应声倒地,保温胆咔咔碎成好几块。



陆定昊脸上无泪心里泪千行转过头想看看是哪个小赤佬在给他那悲惨生活雪上加霜,迎接他的是一位金刚芭比——肇事者董又霖那身堪比香港先生冠军的肌肉和他无辜单纯的脸实在不搭。



陆定昊抡起的拳头在他看到董又霖的肌肉那一刻缓缓放下,但心中怒气必须冲破而出,气得哆嗦,一句你赔我保温杯说了好几次才说顺溜,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董又霖在他那用钱铺起来的人生的平坦大道上一路平安地行驶到今天,哪遇过这种事故,家教素质一级甲等的他觉得撞坏别人的保温杯和他开他的玛莎拉蒂撞了电线杆一样严重,刚从台湾回上海想感受上海新鲜空气没带手机钱包就和爷爷借了老人单车出来踩踩,上哪找钱赔啊。



“先生对不起,我没有带钱包…”


“支持微信支付宝微博钱包二维码转账。”


“对不起啊…我也没有带手机…”



???



陆定昊想现在的人真不要脸啊为了肇事逃逸什么话都敢往外说,21世纪发展到至今江浙沪还有人不带手机钱包出门的吗。本土粗俗语在嘴里绕了一圈愣是咬碎牙齿咽进肚子里,事业快失业,连陪伴他职场生涯的保温杯也在今日归西,生活的重锤直砸他天灵盖,委屈死了,陆定昊想哭。



“算了,你走吧。”陆定昊摆摆手。



想必这位骑老人单车的年轻人也是被生活摧残的工人阶级的一份子,从小熟读己所不欲勿施于人退一步海阔天空的陆定昊决定不再追究,转身蹲下去把保温杯碎片捡起来。



大概是陆定昊看起来真的太可怜了,董又霖良心备受谴责,火急火燎拉住陆定昊的手臂。



“可以给我你的联系方式吗,我明天一定把杯子赔给你。”



陆定昊只是觉得董又霖说的是客套话,随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张下午发剩的房地产传单塞给他,耷拉着头走了。





隔天换了名创优品十块钱一个塑料杯的陆定昊又在街头宣传一早上无果,想着今天也是一场空,他注定要在东方明珠塔卖艺,正盘算着是该表演吞剑还是胸口碎大石之时,手机响了。



“你好,是陆先生吗?我想买套房子,可以和你谈一下吗?”



陆定昊走进公司附近的星巴克时看到董又霖人模人样地坐在角落等他,他翻着白眼走过去想着大概打电话给他的就是这个不要脸的肇事者。



“大哥,骗我很好玩吗?赔杯子就赔杯子,骗我说什么买房啊!”



董又霖一听,急了。



“不是不是,我真的想买房的。”



“那行,你说说你要在哪买。”



陆定昊问得很敷衍,他也不指望董又霖这人嘴里能吐出什么象牙来,无非是询问郊区出租屋十几平之类罢了。



“嗯…在陆家嘴买一套别墅大概多少钱呢?”



“大哥你玩够没啊,你是打算分五千年还房贷吗。”陆定昊忍住自己想打开手机拨打精神病医院的冲动。



“一次性还清可以吗?”



陆定昊掏出手机拨打了妖二灵。



董又霖赶紧掏出几张黑卡放在桌子上,排列整齐,不知道的人以为他在玩纸牌接龙。



陆定昊:“……”



陆定昊:“喂,妖二灵吗,有个臆想症患者叫陆定昊从医院里跑出来了,麻烦来抓一下吧。”




tbc